第九百三十章 单纯看不惯你_老婆是花瓶,得宠着
笔趣阁 > 老婆是花瓶,得宠着 > 第九百三十章 单纯看不惯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九百三十章 单纯看不惯你

  他为什么去而复返,不过是因为觉得自己不应该把她丢在医院,而且还是在她受伤的情况下丢下她。

  即使心里很生气,可开出去一段距离后,他还是掉头回来找她。

  没想到她已经离开医院了,为了确定她有没有回酒店,他又开车来了酒店。

  谁曾想才刚到了酒店门口,就看到了这么一幕。

  卢思柏轻蔑的笑了笑。

  不是在笑别人,而是在笑自己。

  他觉得自己很可笑,因为自己心里那些莫名其妙的情绪而嘲弄的笑着。

  最后他到底是没打扰林暖,直接开车离开。

  驶离酒店一段距离后,他觉得自己的情绪冷静下来了,才给乔十一打个电话,“乔总,林秘书随同我一起去考察现场的时候脚受伤了,考虑到她现在的情况,我这边建议她回原京,y市的事我一个人调查就好。”

  “也行,你看着办。”乔十一还是很信任卢思柏的,不然也不会把这么重要的事情交给他去做。

  他也不知道卢思柏跟林暖之间的事,只以为是林暖受伤后不方便协助,就同意了卢思柏的提议。

  所以没一会儿,林暖就接到了乔十一的吩咐,让她折返回原京。

  接到电话的时候,林暖心情其实挺复杂的。

  但又莫名的松了口气,便拖着受伤的腿收拾好了东西动身前往机场飞回原京。

  而卢思柏,则留在了y市,继续替乔十一调查项目的事。

  卢思柏是个很细心的人,没两天就查到了一点动静。

  他第一时间把消息反馈给了乔十一,“我推测这次的事件,是兰林金融在这里面动了手脚。”

  兰林金融是y市的龙头企业,乔氏集团作为y时引进的企业,并且拿到了这么大的项目,等同于是分了兰林金融的一杯美羹。

  每个市的饼就那么大,分给了别人,另外的人就会吃不上。

  所以兰林金融不愿坐以待毙,就在这里面动了手脚。

  俗话说,强龙还压不过地头蛇。

  这句俗话用在乔氏集团和兰林金融上非常的贴切。

  “据说当初y市敲定这个项目的时候,兰林金融以为一定是他们中标,所以提了很多苛刻的条件和要求,才有了y市想方设法引进其他资本的想法,兰林金融也没想到y市的人会釜底抽薪来这么一招,眼看着痛失这个项目,必然是不甘心的,才会在项目进行到现在的时候,在上面做了手脚。”卢思柏把自己所设想的情况告知了乔十一。

  乔十一心里已然有数,“这样一来,一切都说得通了。”

  “怎么说?”

  “前两天,有圈内人牵线了兰林金融的人,那边表达出想跟乔氏集团共同开发这个项目的强烈意愿。”

  “那就是了。”卢思柏笃定道。

  “你继续留在那边调查,需要什么协助尽管跟我说,我这边先跟对方周旋着。”乔十一沉冷的吩咐。

  “好。”

  挂了电话,卢思柏才开车折返回酒店。

  这一忙就是一整天的,好几天早出晚归,连三餐都不规律了。

  路过附近一家大排档的时,卢思柏把车停靠好之后,进了大排档点了一些吃的,打算填一下饥饿的肚子。

  饭菜还没上桌呢,大排档就来了一桌客人。

  这群人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人,男男女女穿得都挺奇装异服的。

  他到是没那个闲心去管别人的事,可那群人一坐下之后,就吆五喝六的,吵得人头痛。

  “哥几个今天表现不错啊,这顿酒我请了,大家别客气,想吃什么随便点。”有人豪气的道。

  其他人就热切的附议,“宇哥就是大气!”

  “跟着宇哥有肉吃,有酒喝,还有美女作陪。”冯晓宇嚣张得不行,尾巴都快翘上天了。

  说完还调戏了一下身侧搂着他腰的女人说,“叫老公。”

  女人娇嗔的叫了一声,“老公。”

  冯晓宇哈哈大笑,还在女人的脸上狠狠的亲了一口说,“我就喜欢你这骚样,带劲!”

  “女人不骚,男人不爱嘛。”女人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娇笑起来。

  其他人跟着起哄,“嫂子,你和宇哥给咱们表演个法式热吻呗,兄弟几个想长长见识。”

  “你们这群人,还真是会玩呢,既然你们这么想看,那咱们就表演给他们看看?”冯晓宇搂紧了女人的腰调侃的问。

  女人那劲头也上来了,直接一甩头发说,“来啊宇哥,咱们让他们见识见识什么叫真正的法式热吻,我的舌头很厉害的,宇哥你可要稳住啊。”

  “来啊,谁怕谁啊。”冯晓宇也不甘示弱的道。

  就这么在众目睽睽之下,两人当街热吻起来,吻得那叫一个火热,叫其他人看得眼睛都直了。

  还有的拿出手机拍视频,各种角度的拍,一边拍还一边评价着,“哇,我看到舌头了,啧啧啧,真带劲,都拉丝了。”

  “只恨我身边没女人啊!”

  就在两人吻得热火朝天,旁边的人看得激情澎湃的时候,一大杯冷水直接泼开了两人。

  这大冷的天,被泼冷水,直接把冯晓宇怀里的女人冻了个激灵。

  冯晓宇当场就跳起来骂道,“谁啊!谁他·妈泼的水!给老子出来!”

  他一抹脸上的水,瞪想身侧的人。

  “宇哥,不是我啊,不是我。”

  冯晓宇直接踹开了说话的人,看向这人身后站着的那个男人,怒气冲冲的质问道,“你他·妈谁啊?敢泼老子冷水!”

  “泼的就是你。”卢思柏冷冷开口,手里还端着一个空的水杯。

  这话刺激得冯晓宇当场就炸了,直接冲过去就要打卢思柏,嘴里还骂骂咧咧着,“你他·妈是不是有病!是见不得别人亲亲我我吗?我今天非得好好教训教训你个王八犊子。”

  他抡起自己坐的椅子,就狠狠的往卢思柏砸了过去。

  卢思柏抬手很轻易就接住了他砸过来的椅子,反手便砸了回来。

  冯晓宇就没那么幸运了,被砸了个猝不及防的,还直接砸到了脸。

  额头顿时冒出鲜血来,冯晓宇抹了一下额头,下一秒就破口大骂,“你个傻·逼,老子今天干·死你!”

  其他人见冯晓宇受了伤,也都纷纷的冲过去,帮着冯晓宇打卢思柏。

  单打独斗卢思柏到是不怕,可冯晓宇一行人有六七个呢。

  尽管他一开始还能跟这些人抗衡,可渐渐地就处于下风了。

  吃了几下闷棍后,卢思柏发狠的拿起一旁的啤酒瓶,往冯晓宇脑袋上狠狠的砸了过去。

  冯晓宇一阵惨叫后就坐在了地上,头上血流如注。

  卢思柏手里还拿着半截啤酒瓶,指着其他人说,“来啊,我看看是你们的头硬,还是啤酒瓶硬。”

  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斗狠的最忌讳遇到不要命的。

  再说了,冯晓宇都被打趴下了,他们心里自然是发憷的,纷纷不敢上前了。

  冯晓宇这人也是个欺软怕硬的人,被卢思柏这么揍一顿之后,老实了不少。

  加上头部受伤,他只能捂着额头问卢思柏,连气势都弱了不少,“我跟你无冤无仇的,你这什么意思?”

  卢思柏脸上也挂了彩,但丝毫不影响他的帅气。

  他眼神凌厉的扫了冯晓宇一眼,才冷冷开口,“就单纯的看不惯你。”

  冯晓宇差点被他气吐血,“我哪得罪过你?”

  “没有。”

  “那我是抢了你女人?”冯晓宇气急败坏的问。

  卢思柏冷笑一声,没说话。

  “握草,真是女人?”冯晓宇骂骂咧咧的起身,“我又不知道你女人是谁?如果真抢了你女人那不好意思了兄弟,下次我注意点就是。”

  卢思柏又晃了晃手里的啤酒瓶说,“谁跟你是兄弟?”

  “是是是,我就是想说,女人嘛,多的是,你要是喜欢我都让给你不就行了?”

  他不这么说还好,一这么说,卢思柏眼神更冷了,手里的啤酒瓶还晃了晃。

  冯晓宇立马吓得缩脖子,“哥哥哥,有话好好说,君子动口不动手的。”

  “我就是提醒你,别玩弄女人的感情,好好对人家。”卢思柏说得很平静。

  可这话冯晓宇就听不大明白了,“哥,我女人太多了,我不知道你说的是哪一个啊。”

  “那就动动你猪脑子好好的想想。”

  见他又要发狠,冯晓宇赶紧点头,“好好好,我一定好好想想。”

  气势上卢思柏已经压制住了冯晓宇,他一同来的其他人自然就不敢造次了。

  卢思柏扔掉手里的酒瓶,从钱包里掏出一叠钱丢到桌上说,“这个钱就当是医药费吧,记住我说的话,好好对她。”

  “是是是。”

  冯晓宇又连连点头。

  卢思柏这才甩了甩发疼的手腕,转身上车离开了。

  他人才刚走,那个先前都不敢吱声的女人,一脸爱慕的说道,“哇,好帅啊,这种极品男人也太可以了吧。”

  “闭嘴把你。”冯晓宇气得拍了她一巴掌。

  女人被打也不生气,依旧一脸花痴的看着卢思柏离开的方向,坐着春秋大梦呢。

  到是其他人帮着把冯晓宇扶了起来问,“宇哥,你好好吧?”

  冯晓宇虽然很疼,但当着这帮人的面还是硬着头皮说,“还好吧,这点伤不叫事,到是他这个人有点意思。”

  他也不好说自己被卢思柏给压制了,只能拐着弯的给自己找回面子,“我就是看他是个有意思的人,才没跟他继续较真,我现在挺好奇的,他爱的是哪个女人?小凤?还是丽丽?或者是娜娜?”

  思来想去想不到,就骂了一句,“草!我女人那么多!我怎么知道他爱的是哪一个啊!真是麻烦。”

  卢思柏也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动手。

  林暖那个女人那么没良心的,他为什么要因为她而跟人动手?

  ——

  阿璃璃:这就是爱~~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