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章_变身之异界女王传
笔趣阁 > 变身之异界女王传 > 终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终章

  最新网址:

  “璐璐安――!!!”

  当亲眼目睹弗鲁西斯将手中的厄赞其古斯刺入璐璐安的身体时,阿特鲁不禁发出了绝望的悲鸣声,紧握着手中的血风之剑,以惊人的速度飞向弗鲁西斯。

  “……呃……”

  璐璐安那一双漂亮美艳的碧蓝眼眸此刻睁得浑圆,眼神中充满着惧色与难以置信的神采。是的,即使是被大战略级歼灭性魔法攻击,也不见得可以伤到璐璐安的身体。身为神使,创世女神设下的重武装神罚执行者,应该是世间的人类所无法摧毁的存在。

  可是,与之相对的,是厄赞其古斯的存在。正是因为神罚执行者担负着整个次元的破坏威力,所以,才需要厄赞其古斯来指引她。在她的任务完结了以后,厄赞其古斯令她离开人界,返回永远的虚无与混沌之中。

  在厄赞其古斯面前,璐璐安的任何魔法都形同虚设,它的存在即是定律。就如同冰块遇到烈火会融化一样,是整个次元中合理存在的必然规律。

  所以,璐璐安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弗鲁西斯将厄赞其古斯刺入了她的身体。

  噗嗤――那是厄赞其古斯的剑身划破肌肤,穿过肌肉,刺入自己身体的声音。但是,与一般人的受伤完全不同,这一次,即便厄赞其古斯刺穿了璐璐安的心脏部位,剑身上也没有沾染上一滴的鲜血,就连璐璐安本人的伤口处也没有淌出丝毫的血迹,仿佛那把剑就如同幻影一般穿过了璐璐安的身躯。

  可是,它的破坏力却是实实在在的影响在了璐璐安的身体之上。从璐璐安心脏的部位开始,她整个人开始变得半透明了起来,仿佛与幻影同化了一般。

  “哈哈哈哈,璐璐安,与朕一起回归虚无吧,朕会陪着你的,你别怕!”

  弗鲁西斯用及其温和的口吻对璐璐安说着,那语气,仿佛在呵护受惊的小猫一样。他脸上露出了满意的微笑,另一只没有拿剑的手伸过去,轻柔的抚摸着璐璐安那白皙娇嫩的脸庞。

  “朕来了,不要怕哦。”

  弗鲁西斯说完,用力的拔出了厄赞其古斯,随后将这把剑的剑刃部分反转过来,对准了自己的胸口,然后――深深的刺入了自己的胸膛!

  “陛下!!”

  周围的所有护卫军也震惊了:谁也没有想到,弗鲁西斯国王会在刺杀了璐璐安以后,立刻当场自裁!

  “你,这又是……何苦……”

  看着弗鲁西斯口吐血沫,往地上倒下去,璐璐安也浑身虚脱,她的身影比起刚才更加的模糊,仿佛整个人即将消失了一般。

  “被这把剑所刺死的两人,一个为神使,另一个则是爱恋神使的凡人,只要通过这把武器,像朕这样的一个个平凡的普通男子也可以与你永生永世的厮守在一起,哈哈哈哈……既然你的心不在朕这里,朕自然就会想办法夺过来……哈哈……”

  弗鲁西斯胸膛的伤口溅洒出泉涌一般的鲜血,但他仿佛根本没有感觉到痛,而是露出了满足和欣慰的笑容。

  “璐璐安!璐璐安!”

  阿特鲁已经冲了过来,他一把将璐璐安搂入了怀中。

  “对不起,阿特鲁……”

  璐璐安身上此刻看不出丝毫的伤痕和血迹,但是,在她被厄赞其古斯刺到的部位,形成了一个完全透明的痕迹,然后她整个人也变得越来越透明……

  “这次是我不对,我没有听你的话,结果导致了这样的后果……”

  璐璐安遗憾的叹了口气:“对不起,我真的……舍不得你……”她感觉自己越来越没有力气,可以假设如果自己是一个气球的话,现在浑身的力量都像是空气那样,气球被人戳破了,里面的空气自然开始朝着外面扩散,而气球则算是即将死亡了。

  我会死吗?……璐璐安终于明白了,她在这个异界的生命终于迎来了最后的一刻,尽管她并不希望自己成为执行那个什么秩序管理者的任务,但是,她又的确是在消灭了天龙大帝以后,被厄赞其古斯,这个系统赋予其拥有毁灭自己的武器给杀死。真是讽刺啊,原来自己始终还是不可能摆脱这样的任人安排的命运。

  虽然,她早就看淡了死亡,最初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因为遭遇种种耻辱和磨难,她就曾不止一次的想过去死。而如今,世界恢复了和平,她也找到了自己父亲死亡的真相,甚至连母亲也找到了……她现在死,其实也算是死得其所了。

  只是,她眷恋的看着阿特鲁,这个男人,如同亲人一般存在的男人,并且,自己接受了他,他也一如既往的钟爱着自己……这个也许可以和他共度一生的男子,她在心中有一种深深的自责感:她到底还是对不起了阿特鲁,明明给了他希望,结果现在却……

  “璐璐安,不要再说了,你不会有事的,别说对不起!”

  阿特鲁紧紧的抱住璐璐安,不让她消散,看着身体越来越透明的璐璐安,他的心脏仿佛被人生生的撕裂开来,那种悲痛弥漫开来,简直令他痛不欲生!

  “我爱你,我说过,这句话我会一直说下去,直到我老到说不出话来!我爱你,璐璐安!”

  阿特鲁悲痛的看着怀中的少女,他的眼圈变红了,晶莹的泪珠在眼眶里打转。虽然从小他父亲就说,流泪无济于事……璐璐安也教育过他,说男儿有泪不轻弹。他一直都记着,所以哪怕是遇到再痛苦的事情,再绝望的事情,他也不会流下一滴眼泪。

  可是,这次不同……他不能失去璐璐安!

  纱利雅和安等人也赶到了这里,街道上的战斗已经彻底中断了,圣女被神之剑刺中,随后国王陛下利用这把剑自裁……现场发生的状况,已经把所有人都带入震惊之中,以至于王室之剑的战士们此刻也只能呆立在原地,眼睁睁的看着弗鲁西斯倒在地上,胸膛的鲜血缓缓的流出来,洒满了街道。

  “璐璐安……我的女儿……”

  一向活泼精明的纱利雅,此刻像是一个呆滞的木偶一般,愣愣的看着身体已经完全半透明化的璐璐安。

  “殿下,呜呜!不可能!”安大哭了起来,眼前的场景,比起当年璐璐安被魔枪击中还要令人绝望。因为,所有人都能看的出来,璐璐安正在逐渐消失!消失是什么,那是神使的终结,是神话故事中,神使死亡的最终场面――化为闪耀的光芒颗粒,然后彻底消失于这个世界!

  “璐璐安……殿下……”赫卡忒跪了下来,她虽然为阿特鲁只爱璐璐安一人而感到过不平衡和妒意,但当她亲眼看到阿特鲁脸上那悲痛无助的表情以后,她也感受到内心阵阵的绞痛,那样的话,就算没有了璐璐安殿下,阿特鲁也绝无可能再爱上别的人了。

  “啊啊啊!!璐璐安姐姐!”

  克利斯大声吼叫着,当他听说圣女中剑的事情以后,还不敢相信,他奋力推开周围挡着他的人,往璐璐安和阿特鲁所处的位置跑了过来。

  “怎么可能……她,她是神使,也会死亡?”

  雷奥和凯文等人也是一脸的不可置信。

  璐璐安难舍的扫了一眼四周,她再也不是一个人,她的身边存在很多忠实的部下,贴心的朋友,还有挚爱她一人的爱人……创世女神啊,死亡我从未畏惧,可既然我会有这样的一天,你又何必等到我好不容易拥有了这一切的时候,再夺走我的性命呢?她有些哀怨的想着。

  “阿特鲁……我爱你……”

  璐璐安第一次主动的向阿特鲁说道,随即,她吃力的动了动身体,那一双樱唇吻向了阿特鲁的嘴唇。

  ――还是请你忘了我吧。

  璐璐安的泪滴划过脸庞,晶莹的落到地面。

  她的身体整个开始发光,淡黄色的微光包裹着她的整具身躯,然后……她整个人开始消散,身体化为无形的闪耀颗粒,扩散在了整个夜色之中。

  “璐璐安――!!”

  阿特鲁拼命的抓了几下,双手只能抓到空气,他仰天嘶吼了一声,那是绝望与无助的悲鸣,也是撕心裂肺的哀嚎。

  “璐璐安!”

  纱利雅和安等人也哭喊着这个名字,在刚刚的那一瞬间,璐璐安消失了,她化为了绚丽的光彩,连尸体也没有留下来,这就是神使的死亡,美丽、虚幻……

  “圣女殿下!”

  在场的所有战士们都纷纷跪地,有的人也不禁当场流下了眼泪。

  另一边,弗鲁西斯嘴角流淌着鲜血,他此刻卧倒在米勒的怀里,胸膛处还插着那把神之剑,鲜血顺着伤口流到地面上,形成了一摊血渍。

  “陛下,你为何……要做出这样的事情来?难道是王后希丝卡怂恿的?”

  看着那边响起一片的哭声,埃尔德皱眉问道,虽然很想代替他的姐姐狠揍这个国王几拳,但是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弗鲁西斯的伤势也没救了,对一个将死之人又何必动粗呢?埃尔德只能按捺下这样愤怒的心情。他很精明,在离开王宫之前,就看到希丝卡匆匆的跑着,当时他还在疑惑希丝卡是否已经得到从冷宫中出来的许可,现在来看,很有可能是那个奸诈的女人挑唆了国王。

  “不……因为,朕是真心的爱着她,可是现在,她心中已经没有了朕……朕很害怕,每次一想到她会投入别的男人怀抱,朕就感到深深的恐惧……这种恐惧,甚至凌驾于朕不是国王这样的事实之上。”

  弗鲁西斯的瞳孔变得涣散了起来,随着鲜血的流失,他的体温也越来越低。

  “陛下……你真是,愚蠢。”

  看着弗鲁西斯即将死去的凄惨模样,埃尔德也无法说出任何责骂的话语,只能冷着脸说出这句话来。

  “对啊……朕自己也……明白啊,可是,人的感情……在有些时候本来也许就是最愚蠢的存在吧……”

  弗鲁西斯说完,他的呼吸变得急促了起来,继而又迅速的――停止了呼吸。利西亚纪年第1525年8月,国王弗鲁西斯于此驾崩,享年二十六岁。

  “我的陛下,请你安息吧。”

  一直用悲哀的眼神注视着怀中弗鲁西斯的米勒,轻轻的叹息着,伸手为弗鲁西斯将他那一双微微睁开的眼睛合拢。

  ――――

  距离地面数千米之上的高空中,几个人影藏匿在云朵之间,但他们却时刻关注着地面上发生的一举一动。

  “重武装神罚执行者,被厄赞其古斯指引,返回了虚无空间。”

  ――依然是那种毫无感情,不辨男女的怪异声音。

  “如果她一直存在与大气层之下,时间久了力量会消褪,也难怪每次使用完了以后都会被厄赞其古斯给回收掉。”

  “颇遗憾,这次的神罚执行者似乎拥有着比较特殊的个人意志。”

  “那又如何?始终不可能改变我等守候着的计划。”

  “那倒也是……还以为,因为她的个人意志,以后会成为我等计划中的变数。现在来看,也许是我的假象换算太过于累赘了。”

  “不论她是不是变数,计划依然保持不变,继续观察下去吧,时间已经越来越紧迫了。”

  “神罚执行者一旦离开,整个地面会发生毁灭级别的灾难吧?毕竟她代表的,是这个世界的无尽破坏力。”

  “不用担心,不会波及到我们这里的,顶多是摧毁以艾斯提亚这座城市为中心,方圆千余公里的一切存在。”

  “真是可惜了,这是一座繁华的都市,聚集着人类的智慧结晶。”

  “不必可惜,这本来也在预料之中。”

  ――――

  一切都完结了吗?

  阿特鲁呆滞的坐在原地,他的眼珠转动,看着四周的人或是仰天痛哭,或是垂头落泪。

  璐璐安,真的死了?她真的消失了?

  阿特鲁感觉,当璐璐安的身躯随着光芒化为无形的颗粒那一瞬间,他的心脏也失去了跳动,整个世界也仿佛为之失去了存在的意义。就连在场的人哭嚎的声音,也仿佛完全与自己隔绝了开来一样。

  他的双手轻轻的握紧,然后又放开――好像还能感受到刚刚拥抱璐璐安的温暖。她那娇柔小巧的身体,刚刚就躺在自己的怀抱中,而这一刻,却什么也看不到了。

  虽然,璐璐安在最后的一瞬间,似乎在对自己说着:忘了她。

  但是,璐璐安啊……你就存在于我的生命之中,叫我如何能够忘了你?

  阿特鲁感到身体一阵颤抖,他连脸上的泪痕也不顾了,只想将璐璐安最后留下的一丝温暖融入自己的身体之中。

  “――璐璐安啊!!!!!”

  黑发的年轻男子发出了尖锐刺耳的叫喊声,当然,此时周围的人群都在哭泣和垂泪,这样的喊叫声吸引不到大家的注意。

  “圣女走了……圣女殿下走了。”

  很多琥珀联队的士兵失魂落魄的跌坐在地面上。

  “阿特鲁,璐璐安殿下她……已经不在了,你也请接受这个事实吧。”赫卡忒红着眼睛,轻轻的对阿特鲁哭泣着说道。

  “不,她没走……”

  阿特鲁慢慢的站起身,他的头抬起,高高的看向漆黑的夜空:“她还在,她不可能走的,她答应过我,要同我厮守到老。”

  “阿特鲁……”

  纱利雅呆呆的看着阿特鲁,她的脸上也满是泪水,这个自己女儿中意的男子,最初她还认为对方太过年轻而并不可靠,但是现在,她能够从这个阿特鲁那痛彻心扉的表情中解读到彼此之间的真挚感情。

  “大家都不要这样悲痛,璐璐安她……没有走!”

  阿特鲁突然一把抹掉自己的眼泪,他仰望着天空:“璐璐安,赶紧回来吧,不要跟我们捉迷藏了!你就在这里,你不可能消失的!”

  “你……”

  纱利雅深深的叹了口气:“到了现在,我才明白你对璐璐安的感情,可是,她已经……”

  “不,她还存在着!您既然是她的母亲,您一定也可以感觉到吧?”

  阿特鲁认真的看着纱利雅,他的眼中没有因为过度悲痛而出现的绝望和逃避,而是闪烁着希望的光芒,那不是一个自欺欺人的逃避者会拥有的坚定眼神。

  “……也许,你是对的。”

  纱利雅点了点头。

  “回来吧,璐璐安!!”她也跟着阿特鲁,朝着那一望无垠的夜空高喊了起来。

  “圣女殿下,请回来!”

  在这两个人的带动之下,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了其中,甚至感染到了附近的百姓,成千上万的人朝着天际喊着璐璐安的名字。

  不知道持续了多久,直到阿特鲁和纱利雅等人嗓子都哑了,就连从城外赶回来的莱依、奥科维等人在听到了事情的发展以后,也加入到了喊话的队伍之中。

  夜空依然漆黑无比,但是,从百米高的半空中,开始形成一个急速扩散开来的气压团,不断的朝着四周释放着惊人的压力。

  ――“哦,要开始了!”

  数千米高空之外的几个黑影更加仔细的关注着:“这就是重武装神罚执行者离去时,所带来的破坏力吗?似乎能量还在急剧膨胀中。”

  “这是压缩空间的崩坏力,可能会形成导致大陆断层的破坏。”

  “了不起的力量。”

  那一团气压积聚的收缩与膨胀,甚至开始在地面卷起了阵阵的风压。

  “璐璐安――!”

  阿特鲁突然看向那已经成型的气压团。

  “你回来了?”

  他借助血风之剑的力量,用风魔法包裹着自己,使自己可以一跃飞起,朝着百米高的那团气压飞去。

  “阿特鲁,不要啊!”

  众人一阵心悸:那样可怕而不详的气压,根本不像是会有圣女璐璐安存在的样子,里面也许只有死亡和破坏!

  “璐璐安,我来了。”

  阿特鲁用那因为不断高喊而变得嘶哑的声音喊着,收缩的气压形成一道道超过风刃的割裂力量,使他在一瞬间就变得遍体鳞伤,然而,他却没有后退半步。

  在那气压团的核心部位,一定有着璐璐安!

  阿特鲁疯狂的朝着那里飞去,脸上、身上被急速的气流切割出了道道血痕,但他丝毫没有感到疼痛,那是璐璐安,那一定有着璐璐安!

  “璐璐安!!”

  他再次高叫着,然而,这声音也已经随同他人一起,被卷入了气压团之中,外面的人根本听不到,也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情况。

  也不知道飞行了多久,阿特鲁感觉自己已经到达那团气压的最中心部位……

  然而,这里没有璐璐安,只有一片漆黑和不断挤压而来的压力,仿佛随时可以将他整个人给压扁。

  “璐璐安……”

  阿特鲁发出了绝望的叹声,他跪了下来,如果这里也没有璐璐安的话,他的璐璐安就真的会从这个世界消失了吧。

  他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

  璐璐安感觉自己身处黑暗之中,是这个次元的虚无与混沌吗?

  没有那样的感觉,也没看到弗鲁西斯的灵魂……

  自己死亡了吗?

  虽然带着不舍,但似乎自己的确已经不存在了。

  我的一生……也许很奇特,但真的很令人感叹呢,回顾自己经历的一切,她的心底甚至感到一阵阵的温暖。

  “璐璐安!”

  仿佛听到了阿特鲁的喊叫声一般,她惊讶的看着四周――依然是漆黑的一团,什么也看不到,什么也感触不到。

  “璐璐安!璐璐安!”

  阿特鲁的喊声再次传来,而且这次甚至还能听到许多人的声音,有纱利雅、安、雷奥、克利斯、凯文……甚至许许多多不认识的人。

  “其实,我也不想离开你们啊……”

  璐璐安感到自己在流泪,明明自己已经消散了,为何还能听到别人的声音,还会流泪呢?

  “我、我不想就这样死……”

  她终于大声的哭了起来。

  “璐璐安,我来了!”

  阿特鲁的声音再次传来,她突然感到心里十分温馨,很温暖,那是阿特鲁的声音带给她的舒适感觉……

  “阿特鲁,一定要把我救回来啊!”她哭泣着,向阿特鲁喊着。

  良久……

  当一切仿佛又安静了下来的时候,阿特鲁的声音响起:“璐璐安……”

  那就像是舍弃了一切,失去了一切一般的绝望,就在璐璐安的耳边响起。

  “不,阿特鲁,我在这里啊!”

  璐璐安哭叫着,她伸开双臂,朝着那个声音的方向扑了过去……

  ――――

  阿特鲁突然感觉到,一双温暖的小手环绕着自己的身体,随后,是一具娇嫩清香的身体感触,令他不由得睁开了眼睛。

  他震惊了,而且是欣喜若狂那样的震惊!

  “――璐璐安!”

  “阿特鲁!”

  失而复得两人相拥而泣……

  “我想,我再也不会放开你了。”

  紧紧的拥抱着璐璐安,感受着她那温暖柔软的身躯,阿特鲁快要激动得落下眼泪来。

  “我不会走的,我以后都不走了。”

  璐璐安哇哇的哭泣了起来,像个一般的小女孩那样,尽情的将眼泪洒在阿特鲁的胸膛上。

  ――――

  当那团急剧扩散的气压团消失的时候,人们惊喜的发现那两道身影。

  “圣女万岁!”

  “璐璐安万岁!”

  顿时,原本还在悲伤涕泪的人们,发出了雷鸣般的欢呼声,整个艾斯提亚都沸腾了起来,军民们载歌载舞,欢庆璐璐安的回归,似乎没有人发现此刻还是夜晚。

  高空之上,几道人影虽然没有任何的表情,但他们也明显震惊了。

  “这样的事情,还是第一次发生。”

  “也许果然如我预想中一样,还是她那个独立人格引发的改变。”

  “已经被厄赞其古斯指引回归混沌的神使竟然再次回到世间,就连那本来可以摧毁方圆一千公里的破坏气压也消失了……事实果然比预设还要离奇。”

  “并不离奇,也许,跟生命有关。”

  “何出此言?”

  “神罚执行者的身体内,正在孕育一个全新的生命……我的设想是,也许正因为这个变数,而改变了一切。”

  “……即便如此,我等的计划还是按既定行程执行,这是不可逆的。”

  “那是当然。”

  “保住了这样一座城市,也算是可喜可贺。”

  “也许吧。”

  几道人影渐渐的消失,仿佛一开始就没有存在过一般……

  ――――

  利西亚纪年第1526年1月1日,这是一个鸟语花香的新春。

  这一天,经过利西亚王国重整的人民议会制度开始正式执行其功能,议会的第一项,便是通过了一直以来被其本人所拒绝的加冕仪式――利西亚王国历史上第一位女王,璐璐安。利西亚的继位程序以及其合法性。

  第二项内容,则是关于利西亚纪年的更改,同时这也是一项影响整个大陆的决定,经过教廷国的撮合,大陆诸国一致赞同,将利西亚纪年第1526年改为圣女纪年第1年,同时,这个年号也将代替大陆诸国各自的纪年方式,成为各国统一的纪年。

  ――――

  艾斯提亚近郊,一个容貌秀美的女子正乘坐着一辆简陋的马车,颠簸在官道上,立在她身前的马车夫是一个金发英俊的男子。

  “罗维,怎么还没到啊?我们可是凌晨三点多就起来了。”

  女子在马车上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略带抱怨的口吻说道。

  “你也不看看我们居住的村子距离艾斯提亚有多远。”

  金发男子回应道。

  “地图上看很近啊……”

  “唉,你啊,还好我起得早,不然今天下午都到不了艾斯提亚。”

  “嘻嘻,有你在就可以了嘛。”女子笑嘻嘻的说着。

  “哼……”男子轻哼了一声。

  “那个,罗维啊……”女子欲言又止。

  “怎么了?”

  “马上就要见到你的梦中情人了,你开心吗?今天可是她继位,作为利西亚王国历史上第一位女王的登基仪式哦。”

  “我最爱的人……早就找到了。”金发男子小声地说道。

  “嗯?你回答我啊,你说了什么吗?”女子歪着头问着。

  “没什么,没听到就算了。”金发男子坏笑道。

  “什么嘛,真讨厌……再说一遍啦!”女子娇嗔。

  “哈哈哈……”男子放声笑了起来,马车飞速的疾驰着,留下一路的笑声。

  ――――

  “姐,准备好出门了没有?”

  雷奥身后的背包里放着着许多婴儿用的奶瓶和毛巾,他双手则小心翼翼的抱着一个粉雕玉琢的小男婴。

  “等等嘛,我还要好好打扮一下,今天可是璐璐安小姐……不,是璐璐安陛下的大日子哦。”

  帕丽斯似乎正在卧室中挑选要穿戴的外衣。

  “你还打扮什么呀,明明就是个粗犷的女人……”雷奥小声的嘀咕道。

  “我听到了哦,你找死?”帕丽斯威胁的声音从卧室里传了出来。

  “没、没……”雷奥立刻打了个寒颤,怀里的婴儿皱了皱眉,似是要哭泣一般,他连忙将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哄宝宝上面:“乖哦……乖。”

  “不是那样子逗宝宝的啦,你看我来。”

  罗喜娜轻轻的把宝宝从雷奥的怀中抱了过来,然后她轻轻的晃晃一只手,那小宝宝就停止了打算哭泣的表情,又笑了起来。

  “大男人就是靠不住嘛,这方面你还是专心给宝宝背着奶瓶好了。”

  库琪调笑着。

  “你……库琪小姐,你怎么也这样说我呢……我可是好不容易才能从军部抽空回来抱抱我的侄儿。”雷奥涨红了脸。

  “哈哈哈……本来就是嘛,粗心的男人。”库琪嫣然笑道。

  屋子里响起了一阵欢快的笑声。

  ――――

  “凯文,怎么样,我的新武器感觉不错吧?前不久这可是璐璐安陛下亲自给我挑选的,这把斧头多锋利啊。”

  克利斯朝着凯文炫耀他的新式战斧。

  “还不错啦……不过好像没我这把弩好看哦。”

  凯文笑着,向克利斯展示了他的弓弩:“这也是璐璐安陛下送给我的哦。”

  “哼,你的……哪有我的好看!”

  “哦?你是说,璐璐安陛下挑选的武器不好看?”

  “怎么会呢!你小子……敢逗我?”

  “哈哈哈哈。”

  两人在王宫外追逐和比试着,引来许多士兵的围观,休伯特叹道:“别看他们那么年轻,如今可都是联队长级别的官职了。”

  “唔,令人羡慕……”

  “好啦,以后我也会升到那个地位的!”休伯特信心十足的说道。

  ――――

  “米娅米娅,我这样的打扮好不好看?”

  艾蕾尔朝着米娅转了一圈,她新买的丝织长裙随风摆动。

  “好看啊,你穿得这么漂亮,等到了登基仪式的时候,万一把我们女王的风头都给盖过去的话,小心被女王陛下抽鞭子哦。”

  米娅坏笑着调侃道。

  “才不会啦,女王那么漂亮,我哪能比?你还是那样子喜欢笑我,真讨厌。”

  艾蕾尔嘟起了嘴。

  “好了好了,赶紧出门吧,还要先去军部报道呢。”米娅催动着。

  “嗯。”

  ――――

  一个隶属宫廷魔导士的少女正小心翼翼的打开了一间卧室,里面住着的,是隶属琥珀的高等魔导士,迪塔。

  但是,传闻这个女子特别诡异,脾气也时好时坏,现在她的官职是魔导中队的队长,更没有几个人敢得罪她了,少女蹑手蹑脚的走了进来。

  “迪塔大人,迪塔大人……”

  “zzzzzzzz……”一阵轻微的鼾声令少女瞪大了眼睛。

  她看到,迪塔正倒在一张写满了魔法公式和堆积着各种介质的木桌前,早已沉沉睡去。

  “天哪,迪塔大人,赶紧起来了,再过一会儿就要到女王陛下的登基仪式了!”少女尖声的喊道,也不顾迪塔被吵醒会不会生气了。

  “zzzzzzz”

  可惜,迪塔这个人是只要睡熟了以后,别人再怎么吵,也是不会醒的。

  “呜呜,怎么叫不醒啊……”

  少女委屈的哭喊着。

  ――――

  “……雅丽莎姐姐,你真的要走吗?”

  议事厅内,埃尔德问向纱利雅。

  “一切都已经回归正轨了,我的愿望达成,也该是退隐的时候了。”

  纱利雅微笑着,“而且,她身边还有你们辅佐,我这个当母亲的也可以放心了。”

  她笑着看向在场的维梅尔、塞佐等人,以及各个军团长,包括奥科维、卡丽娅、斯麦隆、蒂娜丝、莱依、古雷贝、迦西亚等。

  “可是,璐璐安她,一定更希望你这个母亲能一直留在她身边。”

  莱依蹙着眉,看向纱利雅,最初她可是打死也不相信,这个讨厌的撒娇女竟然是璐璐安的亲生母亲,如今总算勉强接受了。

  “我的寿命只剩下不到十年,过不了多久就会魔力衰竭死去……到那个时候,她只会悲伤,倒不如趁早离开。”纱利雅释然的笑道。

  “可是,还有那么长的时间呢,再说了,有璐璐安的光魔法,你也不一定会死的。”莱依和埃尔德等人劝阻道。

  “不必说了,参加完今日的登基仪式,我就会离开。你们谁也不要去告诉璐璐安,否则,我现在就可以消失。”

  纱利雅微笑着,同时多看了莱依一眼:“还有你,记住……有生之年也不许打我女儿的主意哦?否则,呵呵呵……”

  “呵呵。”莱依耸了耸肩:“你实在多心了……”

  “是吗?但愿如此哦。”纱利雅挑了挑眉,高傲的瞥了莱依一眼。

  “哈哈。”莱依干笑着,心中却是叫苦连天:这可真是性别歧视啊,明明阿特鲁都可以,为什么自己就不行呢?

  ――――

  利西亚王宫附近的水牢之中,这里关押着前王后希丝卡,虽然囚室里十分干净,家具配置也一应俱全,但希丝卡颓丧的坐在床边,已经失去了往日的精明优雅。

  “你做的事情太过火了一点。”

  囚室外,是特地前来探监的儿时好友,薇洛尼卡。

  “薇洛尼卡,你还没嫁人,所以你不懂……”希丝卡气若游丝的说道。

  “不,即便我嫁人了,我也有资格这么对你说。”

  薇洛尼卡冷冷的看着昔日的闺蜜。

  “……希丝卡,你很令我失望。”

  说话的,是另一个缓缓走过来的女子,当希丝卡抬起头看向那个女子的时候,她的眼睛睁得浑圆,不敢相信的瞪视着――那是她的族姐,本应该已经失去踪迹的先王妃,前利西亚第一美人若芙娅。

  “……你没死?”她艰难的吐出这句话来。

  “怎么,你很想我死吗?”若芙娅浅抿嘴唇,露出了倾国倾城的笑颜来。

  “不,可是……”希丝卡摇了摇头。

  “反正我死不死对你而言也无所谓了吧?”若芙娅略带讽刺的说道,“是璐璐安救了我,也是她替我隐瞒我还在世的真相,让我可以无拘无束的生活在宫外。我很感激她……可是,作为我族妹的你,却千方百计的想害我的救命恩人。”

  “以前的你,就算再怎么耍心机,也不至于伤人性命……唉,希丝卡啊,好好的反省吧。”若芙娅叹了口气。

  薇洛尼卡也微微点头,看向囚室里,已经满脸泪水的希丝卡。

  ――――

  弗鲁西斯的坟墓被璐璐安以贵族中最高规格的丧葬典礼埋葬于圣地葛罗亚,这里晴空浩渺,微风习习。

  身穿一袭白色长袍的漂亮男子每天都会在早上的时候来到弗鲁西斯的墓前,他有着令女人都妒忌的美丽容颜。

  “弗鲁西斯……以后我会陪着你的,你所重视的王国,如今在璐璐安陛下的治理下,已经步入了正轨。想必你若泉下有知的话,也许,也可以瞑目了。”

  米勒轻声说着,眼底流露出无尽的悲伤。

  ――――

  “哼,里格尔王国的人……不要以为你们来这里,就代表大陆各国的人都原谅了你们,战争带来的恶果,不是短时间内消除的!”

  各国使臣如今正齐聚在王宫的接待厅内,作为教廷国代表的奥蕾莉亚怒视着里格尔王国的代表波尔娜。

  就算是现在,她也不可能原谅当年对她犯下种种恶心的里格尔人。

  “过去的一些过错,以后我们国家一定会偿还的,但是今日是利西亚王国大喜的日子,我不希望跟你有任何的纷争。”

  波尔娜毫不在意奥蕾莉亚的敌视和怒气。

  “你――!”

  就像是一拳打在了软绵绵的棉花上,奥蕾莉亚顿时感到一阵泄气。

  “我们里格尔人民,不是无法直视历史的懦夫,以后我们也会用行动证明这一点的!”

  波尔娜的话掷地有声,听得奥蕾莉亚哑口无言,也令得在场的各国使臣纷纷朝她投来了赞许和肯定的目光。

  ――――

  利西亚王宫的寝宫,阿特鲁从外面通过悠长的回廊缓缓的走入。

  “陛下呢?”

  他看向门外侍立着的安和赫卡忒。

  两个女子朝着一身白色金丝软甲的阿特鲁露出了微笑,他如今已经是利西亚王国特殊管理局的负责人了,专门为璐璐安搜集各类民间证词和一些官员贪污腐败的证据。在弗鲁西斯死后,他的活跃为璐璐安消除国内隐患做出了很大贡献。

  “早就准备好啦,陛下正在里面等着你呢。”

  两个侍女笑嘻嘻的回答着,“赶快进去吧,我们女王陛下的好丈夫!”

  “嗯!”

  阿特鲁稍微整了整衣衫,修长挺拔的身躯更显得他英伟俊朗。

  随后,他推开了卧室的门。

  里面站立着一个娇小可爱的银发少女,女子身穿着一件银白色的长裙,肩上披挂着红色的披风,一头银色的长发柔顺的搭在脑后,如瀑布一般垂下。她的头上,戴着一顶小巧而高贵的金色王冠,那是代表着少女如今地位的象征物。

  当然,更引人注目的,是少女那微微隆起的小腹,虽然少女的外表似乎还不到十五岁,但那肚子可明显证明――她已经怀有身孕了。

  这就是如今大陆第一强国――利西亚王国的统治者,整个利西亚王国历史上第一位女王,璐璐安。利西亚。

  “我的女王陛下,大家都在等着你呢,是时候出去见你的子民们了。”

  阿特鲁朝着璐璐安柔声的说道。

  “阿特鲁,你不要那样叫了。”

  璐璐安露出了娇艳的笑容来。

  “那好吧,反正在我心中,你早就是女王了……”

  “你……”

  璐璐安羞涩看向英俊高大的阿特鲁,看着他缓缓走近自己,然后蹲下身,轻柔的抚摸着自己隆起的小腹,那里正孕育着他们两人爱情的果实。

  “它在动……”阿特鲁轻声的说道,不发出大声,仿佛是害怕惊吓到里面的小生命一样。

  “嗯,最近晚上比较明显,今天白天居然就动了,这小家伙……”璐璐安笑着说道。

  “看来它也知道,今天是母亲的大日子。”阿特鲁也笑了。

  “它哪有这么聪明……”璐璐安娇嗔着反驳道。

  “母亲聪明,孩子就聪明,这是理所当然的。”阿特鲁不假思索的回答道。

  “你说是就是吧。”璐璐安不打算跟阿特鲁纠结这个,而且作为准妈妈,她当然也希望宝宝能聪明。

  “想好它叫什么名字了吗?”阿特鲁看向璐璐安。

  “……嗯。”璐璐安点了点头,脸上带着慈爱的笑容。

  利西亚王国新的一年,圣女纪年第一年,在女王璐璐安的统治之下,这片大陆即将迎来崭新的篇章。

  ――全文完――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