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七回_变身之异界女王传
笔趣阁 > 变身之异界女王传 > 第三百七十七回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三百七十七回

  “你们还愣着做什么?难道非得等朕亲自动手?”

  弗鲁西斯狂吼了一声,随即他从身旁一个护卫手中夺来了一把弓弩,朝着拦在队伍面前的人群中射了过去。

  “啊!”

  随着人群中传来一个短促的尖叫声,王室之剑的骑士们也终于下定了决心:坚决服从弗鲁西斯陛下的命令,不再犹豫!于是,从最前排的战士开始,每个人都挥起了手中的枪和剑,朝着手无寸铁的老百姓们的身体落下。

  “弗鲁西斯,你这个杀人者!”

  “快跑啊,王室之剑的人疯了,快逃命!”

  百姓们顿时闹成了一团,在最前面一排的百姓被士兵们的屠刀斩杀了以后,其余的民众开始四周逃散。库尔兰咬紧牙关的看着眼前这一惨烈的景象:作为王室之剑的主将,他从进入部队成为一名骑士的时候开始,就立誓要将自己的一身用来保护利西亚王国,保护这个国家的百姓,成为挡在人民身前的盾牌。可是,现在却要看着自己的下属朝着这些利西亚的普通民众挥舞着刀剑,看着一个个无辜百姓惨死街头,他甚至感到眼圈都变红了。

  “各位百姓请躲避,王室之剑的人已经发狂了,交给我们吧!”

  随着后方有一支部队杀来,街道上的百姓们纷纷让道:“啊,是琥珀的人,圣女璐璐安殿下派人来救我们了!”

  紧接着便是一场大乱斗,在塞佐的带领下,琥珀的成员纷纷杀到了王室之剑的面前来,与这些国王身边的近卫军厮杀在了一起。由于双方都是利西亚王国最精锐的强大战力,所以一时间杀了个难舍难分。

  ――――

  “乱套了,全乱套了。”

  刚刚从自己府邸出来的埃尔德带着十几个护卫远远的观望着圣女府邸前面的那一条街道,此刻已经变成了一个激烈战斗中的战场。

  “大人,圣女旗下琥珀联队的成员正在与国王陛下带领的王室之剑卫队交战。”

  一个护卫朝埃尔德说道。

  “……陛下,你竟然会如此执迷不悟吗?当年拉希尔德二世就是抱着这样的心态,犯下了不可饶恕的过错,如今不应该延续下去啊。”

  埃尔德顿足道。

  “到底怎么回事,埃尔德,你知道实情吗?”

  这个时候,米勒带领着百余人的士兵赶了过来,但并不敢轻易进入战场。

  “下午听说艾斯提亚上空出现了一段关于璐璐安殿下才是利西亚王室继承者的影像,米勒大人,你看到了吗?”埃尔德问道,他心中明白,那段影像之所以会被传到上空,被那么多的人看到,一定是他姐姐纱利雅做的。这样做,的确是可以最大程度的向世人昭示当年那段冤案的真相,但也算是把弗鲁西斯陛下推到了悬崖边上。

  “嗯,看到了……而且,我想那不是有人虚构的影像,应该是真的。”

  米勒点头。

  “那么,你的答案是什么呢?陛下如今可能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他想同圣女殿下硬碰硬,这完全是自杀式的行为啊。”埃尔德惋惜的说道。

  “……我原本是打算把我这条性命都交给弗鲁西斯陛下的。”米勒蹙紧眉头,缓缓说道,“可是,璐璐安殿下对我而言,也是很重要的存在。况且,我很感激她能够在危难之际拯救这个国家,所以,此事我会去劝阻陛下,让他放弃这种愚蠢的行为,去向圣女殿下请罪。”

  “陛下未必会听你的话。”

  “那也不能看着陛下犯傻啊,不能一错再错的。”米勒捏紧拳头:“哪怕是要我死,我也会去劝阻陛下的!”

  “好,那我同你一起去!”受到米勒的感染,埃尔德似乎也下定了决心。

  于是,他们两人带领的人马汇合在一起,朝着战场穿插了进去。

  ――――

  “……母亲,是弗鲁西斯陛下带着人杀过来了吗?”

  从府邸中走了出来,璐璐安一眼就看到了站在大门边上指挥月黄和琥珀共同抗击王室之剑的纱利雅,老实说,要开口喊这个看起来单纯可爱得像个十几岁女孩的女子为母亲,还是有一点别扭的。

  不过,一想到她所遭遇的一切,以及这些年来,她不断的往上爬,凭借一己之力最终查明事件真相……拥有这样的本事,实在是令人敬服。

  “你别担心,璐璐安!”

  纱利雅转过头看向璐璐安,嘴角上翘,露出了一个自信的微笑:“弗鲁西斯看来是发狂了,哼,到底是拉希尔德二世的儿子,以前的优雅高贵都是装出来的,到了这样的地步,果然选择了最武断的方法。只不过,他这次输定了!”

  “你看,璐璐安。”纱利雅指向远处的城门方向:“北门的守卫全部都是我月黄买通的人,不需要再做任何思想工作,只要琥珀主力大队一来,他们立刻会打开城门放其进来。而且,我听说城外的几支军团也都在调动,别的虽然不敢确定,但莱依和奥科维大人他们一定是站在我们这边的!”

  “而现在,只要这里的琥珀和月黄再坚持抵抗一段时间,不需要多久,等到城外的援军赶到,到时候前后夹击,弗鲁西斯就彻底完蛋了!现在全城的百姓们也都知道你才是利西亚王室的后人了,到时候你便可以直接继位,成为利西亚王国的女王。[棉花糖]”

  纱利雅说完,露出了满意的笑容来:“七年了,我终于等到了今天!”

  璐璐安摇了摇头:“母、母亲,我认为这样不好……现在外面正打得很激烈对吧?只要我一个人出去,就可以结束这场争斗啊,我拥有那样的力量。”

  “不行!”阿特鲁和纱利雅同时反驳道。

  “就算是你有再强大的力量,我也不希望你以身犯险。”阿特鲁正色说道,“这次我们有足够的力量守护你,你就留在这里等候结果吧!”

  纱利雅朝阿特鲁投去一个赞赏的眼神,点头道:“他说的没错,更何况,你是我的宝贝女儿,以前你已经遭遇了太多的磨难了,作为母亲,我希望能为你挡风遮雨。”

  说完,纱利雅伸出手抚摸着璐璐安的脸颊:“以前我没能保护好你,关于这一点,我一直都很自责。”

  “母亲……阿特鲁……”

  璐璐安心中漾起一丝暖意:“谢谢你们。”

  七年多以前,她穿越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孤身一人,在漆黑的地牢里绝望的被人欺辱……而到如今,她再也不是一个人了,她不仅有着自己的部队,有着强大的魔力,还有关爱自己的伙伴,爱护自己的男友,连母亲也拥有了。

  不是一个人的感觉,真的很不错,璐璐安微笑着。

  但是,外面不断传来的厮杀声却令璐璐安变得越发严肃起来:“我很感激你们想要保护我的心意,不过……现在外面正在厮杀的,都是我们利西亚的战士,而且还都是最精锐的部队,我不希望因为内斗而消耗祖国的实力。所以,请让我去解决这一切吧,如果弗鲁西斯他真的想杀我,我也会认真跟他做个了断的。”

  “……璐璐安。”

  阿特鲁和纱利雅看着璐璐安那坚定的神情,终于不再出言反对。

  “该结束这一切了。”

  璐璐安说完,她的身体一下子跃入了十数米高的半空中,飞出了圣女府邸,来到了正在激烈厮杀的街道上。

  居高临下的看着“战场”,璐璐安感到十分痛心:经过一阵短暂的战斗,原本干净的艾斯提亚街道上如今到处都是鲜血和被魔法轰击出来的坑洞,地上横卧着十几个无辜百姓的尸体,还有琥珀、月黄以及王室之剑中受伤和阵亡倒地的人员。

  “请各位停手,收起你们的武器,停下你们的魔法!”

  璐璐安用她那娇柔的嗓音韩道,虽然她本身的音量并不大,但作为神使,她如今可以控制自己对一个区域进行“传音”,所以她一开口,在场的所有人都停下了争斗。

  “战争早就该结束了,接下来的一切,是我与弗鲁西斯陛下两人之间的事情,请各位不要为此而继续自相残杀。”

  璐璐安说完,已经漂浮到了弗鲁西斯御驾所在的位置。

  “啊,璐璐安……”

  弗鲁西斯抬起头,看着半空中那道牵动他心魄的倩影。

  “弗鲁西斯陛下,为什么要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璐璐安缓缓的降低自己所在的高度,慢慢的落在了地上,库尔兰等人立刻往后退开,给璐璐安和弗鲁西斯两人所处的位置腾出了一个空旷的空间来。

  “璐璐安,你知道吗,朕深爱着你。即便如今的你已经改变甚大,也丧失了从前的感情和回忆,但朕从来都没有放弃爱你。”

  弗鲁西斯动情的说着:“朕生来就一直无法自由的决定一切。就连当年迎娶王后,也是无奈之举。但是,惟独在爱你这件事情上,没有任何人逼迫朕,朕爱你,就是如此……所以看到你同那个黑发的小鬼在一起,朕会心碎,会痛苦!你明白吗?”

  “也许,我多少能够体会到你那种心痛。”

  璐璐安回答道,这并不是安慰弗鲁西斯的话,她真的懂啊:那一年莫名穿越回到二十一世纪,当看到自己的妻子和儿子已经投入别的男人怀抱时,她有一种遭受全世界背叛的锥心疼痛,那种刻骨铭心的感觉,是她永生也难忘的。所以,当弗鲁西斯说出这番话的时候,她心中多少有一种体会感。

  “可是,感情是无法勉强的……以前的我深爱着陛下也许没错,但是,现在的我已经不再是过去的我了,我无法接受……弗鲁西斯陛下的爱意。”

  璐璐安劝说道:“这一点,你也可以明白吗?”

  她可以接受和阿特鲁在一起,可以接受阿特鲁的亲吻和拥抱,但让她再去接受弗鲁西斯的拥抱,她恐怕很难接受,那种勉强的感觉是跟阿特鲁在一起的时候不会有的。所以,无论如何她也不愿意再选择弗鲁西斯。

  “……你果然,还是要背叛朕吗?”

  弗鲁西斯喃喃自语道:“果然,这世上的一切都是虚妄的……也许包括朕一直以来以为与璐璐安相爱的感情,可能也只是朕一味的执念,对吧?”

  “不,我想不是那样子,陛下的感情是真挚的,这点我可以确认。”眼看弗鲁西斯双目变得无神,璐璐安不忍心看到弗鲁西斯这样子,她连忙否认道。

  “够了,不必再说了!”

  弗鲁西斯大吼了一声,一张文静英俊的脸庞此刻变得狰狞而可怖:“都是假的!既然你所你能确认朕对你的感情是真挚的,那么你又为何无法接受朕?无法给与朕你的回应?一切都是假的……哈哈哈!朕不是这个国家王室的真正后人,朕这个国王是假的,朕的父王也是个假国王!什么都是假的!”

  “不,你不要误会……”

  璐璐安连忙喊道。

  “朕明白了,哪怕璐璐安无法接受朕,但是朕也要努力!”

  弗鲁西斯说完,更加握紧了手中的长剑。

  “朕已经不想再面对这个虚假的世界了!但是,惟独朕对你的感情,应该是真的,朕不会停止爱你的,璐璐安!”

  ――所以,随着朕一同回归永远的虚无吧。

  弗鲁西斯心想着,随即,他手中的长剑――厄赞其古斯高高的举起。

  不远处,阿特鲁和纱利雅正在狂奔着跑过来。

  “他要做什么,住手!”纱利雅尖叫着。

  “混账,敢伤害璐璐安的话,我要你死!”阿特鲁暴躁的喊道。

  “陛下,请不要这样做啊!”埃尔德和米勒等人也在往这边赶过来。

  是那把被封印的剑,有着很不详的气息!

  当厄赞其古斯再次出现在璐璐安面前的时候,她感到浑身一阵寒意传来,身体不自主的开始颤栗了起来。

  一瞬间,璐璐安的面前立刻竖起了一道光盾,这是她在感受到危机的时候,自我启动的保护魔法,相当于本能的自卫反应。

  “朕的璐璐安,不要抗拒了,来吧。”

  弗鲁西斯脸上原本狰狞的表情再次变回了以往的文静俊秀。

  手中的厄赞其古斯散发着赤红色的不详气焰,那股诡异的气焰令在场的所有人都在一瞬间感到了一种不可抗拒的绝望,离得最近的库尔兰等人连上前拦阻都不敢,只能僵立在原地,眼睁睁的看着一切的发生。

  厄赞其古斯朝着璐璐安劈下――赤红色的神之剑,引领神使回归混沌的武器,发挥出了它既定的威力。

  在它的面前,璐璐安布下的防御魔法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长剑将璐璐安的光盾一把劈碎。

  随即,在阿特鲁和纱利雅等人的叫喊声中。

  弗鲁西斯手中的厄赞其古斯毫不犹豫的刺入了璐璐安的心脏!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