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回_变身之异界女王传
笔趣阁 > 变身之异界女王传 > 第三百五十回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三百五十回

  库琪正局促不安的站在办公室的门外,她低垂着螓首,双手轻轻的搓弄着衣摆,心情十分复杂。虽然能够看到璐璐安是她的期盼,但是,她感到很不安。不管怎么说,自己的父亲以前对璐璐安所做的行为,以她现在的尊贵身份来说,即使是杀掉父亲,杀掉全家人也偿还不了,但璐璐安曾经还对她说过这与她无关。而且,自己的衣裙……果然还是很不适合出现在这里吧,这里可是管理局,对于酒吧女的存在,管理局以前可是明令禁止,甚至偶尔还会进行调查的。只不过是在里格尔军入侵以后,才渐渐的由以前的禁止改为后来的默认,但不管怎么说,自己一个酒吧女的身份,似乎出现在这里很突兀呢。

  尤其是库琪这身衣裙,上衣仅仅是刚刚遮住胸脯,露出度并不低,裙子也很短,刚刚能遮住大腿。这一身还是她现有的衣裙里最好看,最不暴露的一套。其它的衣裙要么暴露得太过分,要么就是太过于粗鄙难看,她只能选择这一套。

  听到里面维梅尔在喊自己,库琪涨红了脸蛋,最终她紧紧的咬了咬牙,还是轻轻的从门口走了进去。

  “圣女殿下,我、我给您问安。”

  即便是在首都读书的时候,库琪也没有见识过现在璐璐安这种身份的大人物。当时她读的是公立学校,周围的同学即便是有来自贵族世家的子女,那也是侍妾所生的庶出,一个个都比较低调的,比如奈特莉。

  而现在的璐璐安,可是名声响彻大陆的光之圣女,地位卓绝的利西亚军总大将,在这个国家,哪怕是至高无上的国王,她都可以不予参拜的。这样超然的地位,令库琪心里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仿佛以前见到的璐璐安只是个幻觉而已,自己和璐璐安是朋友的过去一定是虚幻的。

  “库琪……”

  璐璐安微微扬了扬眉,没有想到维梅尔会把库琪给带来。

  要知道,库琪可是那个吉姆斯的女儿,她对吉姆斯的恨意,哪怕是她已经亲手宰掉了吉姆斯,也难以消除的。不过,璐璐安始终是保持着理智的人,复仇是她生命的一部分,但却不是全部,更不是主导她人生的东西。她很清楚,一旦自己被仇恨所彻底吞噬了理智,那么最终只能害人害己,只会伤害所有人,包括重视自己的人,然后走向毁灭……所以,璐璐安对库琪没有什么恨意,只是在想到她父亲的时候心里会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罢了。

  但是撇开库琪的父亲来说,她对库琪还是有好感的,所以对于曾经结交过这个朋友,她一点都不会觉得后悔,这些年来也不是没有怀念过库琪。

  只是,在看到库琪胆怯的表情以后,她感到有些诧异:印象中的库琪,是一个活泼善良的女孩,当时她和奈特莉两人,就像一股飘着淡香的微风一般,吹拂过她那一颗干涸的心灵,让她感知到这个世界也存在着美好的东西。库琪,应该是个灿烂可爱的女孩,她应该是微笑的,欢快的……怎么,一下子感觉变了好多?

  璐璐安仔细的打量着库琪,发觉她的脸上有用过脂粉的痕迹,身上隐隐散发出的香气应该是比较低廉价格的香水,而且,关键是她的衣裙相当暴露,要知道这个世界一般人家的女子,出门穿的一定是至少长度要遮盖住小腿,甚至大部分是拖到了地面的长裙,以前库琪身着学生装的时候,那也都是遮盖到小腿部分的长度。可是,现在库琪穿的衣裙,上衣将锁骨部分都毫不保留的露了出来,衣袖只到肘部,裙子更是短的还没有遮盖住膝盖,这也太过于暴露了吧。

  而最令璐璐安感到震惊的是,她从库琪那小鹿乱撞一般不安的眼神中,看出了一丝风尘气息,她的皮肤、她的体态……已经跟数年前的时候不同了,那个时候她是个天真活泼的学生,而现在……璐璐安都不敢猜想失去亲人的她,在做什么样的工作。

  库琪虽然低着头,但她也在怯怯的打量着璐璐安。她真的一点也没有变化,距离最后一次相见,已经过去了超过五年的时间,她却毫无变化,依然是一头银白色的柔顺长发,精致的五官和粉嫩的肌肤看不出岁月的痕迹,娇小的身躯似乎也没任何发展。

  只是,着装会令人的气质发生一定的变化。

  库琪只见到过两次璐璐安,第一次璐璐安身着简单的衣裙,看起来甜美清新,第二次是穿着某家饭馆服务员的简便衣裙,看上去可爱动人。而这一次,璐璐安的着装却和以前那两次完全不同了她头上戴着一顶白金锻造的小金冠,身上穿着一套蓝白色相间的魔法长袍,露出了雪白的香肩,但手肘部分却又被纯白的衣袖给遮盖住,粉粉的颈部被蓝白色的高领丝质上衣所遮住,胸前的坎肩被一颗足有鸡蛋大小的宝石所固定,身后是一条长长的水蓝色披风,下身则是蓝白相间的过膝褶裙,纯白的靴子也是特质的魔法护具,闪亮着淡淡的萤光。(无弹窗广告)一头长长的银发整整齐齐的披在肩后,这样的衣着打扮,不仅将她的秀丽完全展露了出来,而且尽显威仪,那种给人带来的压迫感和震撼感,仿佛能让一般人在见到她的一瞬间,就不自觉的想要跪地叩拜。

  所以,库琪才会感到不安:自己仅仅和璐璐安相见不过两次,她现在还会觉得自己是她的朋友吗?

  不,自己应该……没那个资格吧,她现在可是身份高贵的圣女,可自己呢?

  库琪有些自卑的想着,因为,她现在的衣着就可以表露她的职业,以至于维梅尔带她进入管理局的时候,门外的守卫们都以鄙夷和猥琐的目光打量着她。虽然自己早就习惯了男人们那样的目光,但今天的感觉却不一样。也许是因为要见到以前的朋友,现在的库琪,不要说是见到璐璐安,就是见到奈特莉她也会感到自卑不已。

  所以,库琪在听到璐璐安轻声低吟自己的名字时,她顿时感觉脚下一软,噗通一声的跪了下去:“圣女殿下。”

  “快起来。”

  璐璐安立刻上前来,伸出双手打算扶起库琪。

  然而,库琪的身子却往后缩了缩,她脸上浮现出悲切的表情来:“民女……身份低微,会脏了圣女殿下的手。”

  她觉得自己真的很肮脏,每次她出卖**赚钱的时候,都会觉得自己肮脏,毕竟那些娼妓们还是迫于无奈,可她却是自己主动的,尽管酒吧女身份比娼妓地位高,但普遍在人们的意识中,她们自甘堕落,虽然多为生活所迫,但仍然很令人不齿。

  璐璐安脸上的微笑僵住了,库琪这样子的态度,令她心中一阵难过:她可是过来人,怎么可能看不出来库琪是在担心什么,自卑什么。只是她想不到库琪会有这样的遭遇,按道理来说,再怎么说她父亲吉姆斯也是个有钱人,她在情人梦的时候,根据账本显示,情人梦每个月的收入在基兰镇上都是排位第一的,而且支出并不算最高,净利润是相当可观的。

  璐璐安伸出手去,不理会库琪的躲闪和惊慌,用了用力,将库琪从地上扶了起来。

  “我一直把你当朋友,扶我的朋友起来,有什么脏不脏的?”

  璐璐安诚恳地说道,有的朋友不在于天天见面,哪怕一辈子就见过那么几次,只要志趣相投,也可以说是挚友,所以库琪这个朋友她是认定了的。

  “圣女殿下……”

  库琪睁大了眼睛,有些感动的看着璐璐安。

  “不要这么生疏的叫我,跟以前一样,还是叫我璐璐安吧。”

  “民、民女不敢……”

  库琪躲闪着璐璐安的目光。

  “你和奈特莉,是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的朋友。”

  璐璐安笑道,“还有什么敢不敢的呢?难道说称呼朋友的名字就不对了?还是说,你其实根本不把我当朋友看待?认为我没资格当你的朋友?”

  “不,不是这样,是民女没资格……”

  库琪连连否认道。

  “你有。”

  璐璐安握住了库琪的手,她一向觉得自己的手温度比较低,所以阿特鲁吃自己豆腐的时候都是以给自己暖手为借口。但是,没有想到这个库琪的温度更低,也许是她太过于紧张了吧。

  “你和奈特莉对我的帮助,是能够让我一辈子铭记的瑰宝。”

  璐璐安真诚的说到,没有奈特莉那次让西蒙娜跑到情人梦来搅合,然后让自己一个人在野外因为毒瘾发作而解压缩了神使功能的话,自己现在可能还逃不脱吉姆斯的魔爪,那样的话,她可能已经疯了。

  “圣女殿下……”感受到璐璐安灼灼的目光,库琪终于改口:“璐璐安……”

  “你终于肯承认我这个朋友了。”

  璐璐安报以微笑。

  “维梅尔,请问你为什么会带着库琪呢?”

  璐璐安握住库琪的手不放,然后转头问向维梅尔。

  “属下原本打算杀了她,不过后来没下手。”

  维梅尔毫不遮掩的回答道。

  “幸好你没下手。”

  璐璐安皱了皱眉,她能明白为什么维梅尔会打算杀掉库琪,这个人既然知道自己在吉姆斯的手下当过妓女和情妇,那么,查出吉姆斯的女儿就太简单不过了。而且,既然他承认自己作为琥珀首领的能力,那么肯定会为主人消除一切隐患,像自己当过妓女的过去,无论怎么说也上不得台面,自然需要隐瞒。

  其实,今天莱依暗地里向第九军团下令,四处捕杀逃亡的商会议员,其实璐璐安也是知道的,晚宴的时候莱依匆忙离席也一定是这方面的原因。只不过,璐璐安并不加以阻止,她也明白这些是为她好,也是为利西亚的稳定。虽然她可以正视自己的过去,但对于这个时代而言,很明显还没有到达那样的思想程度,所以她默许了。只要不会株连那些议员的妻女,她也就不管了,反正这些人就算抓捕回来递交给弗鲁西斯国王,也是难逃一死的。

  好在维梅尔没有真的下手杀了库琪,否则璐璐安若是知道了,肯定会难受一辈子。

  “是的,这个女孩……很善良,善良得连我都下不去手杀她。而且,她还在照顾着一个与她没有任何亲属关系的女子,那个女子叫罗喜娜,似乎也是璐璐安殿下认识的旧识呢。”

  维梅尔回答道。

  “罗喜娜!”

  璐璐安惊讶的看向库琪:“你,你在照顾着罗喜娜吗?她现在怎么了?”

  她怎么会忘记罗喜娜呢?那个女子虽然没有办法反抗吉姆斯,但暗地里总是向着她,也是个可怜的被压迫的人,璐璐安还记得,自己明明说过,以后要照顾罗喜娜。不忍心她凄凉的说自己人老珠黄以后会被丢到外面自生自灭的话,结果自己自由了,却没有机会去管过罗喜娜。

  倒是没有想到,库琪竟然会主动照顾罗喜娜。

  “是,这段日子我在帮忙照顾她,她……生病了。”

  “带我去见吧,如果是生病的话,我能治好!”

  璐璐安激动的说道,虽然过去的回忆是黑暗和痛苦的,但是,正是因为那样,那个时候结交的朋友们,才显得那样珍贵。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