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五回_变身之异界女王传
笔趣阁 > 变身之异界女王传 > 第三百七十五回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三百七十五回

  “对不起,璐璐安……”

  ――等来的结果却是十分的意外,竟然是阿特鲁向璐璐安的道歉,璐璐安抬起头,惊愕的看着阿特鲁。(好看的小说)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可是……我只想说,我父亲是个执行秘密任务的军人,这个可能我很小的时候就隐隐有所感觉……不过,我也不可能阻止我父亲的工作任务。但是,我希望你能了解,虽然我对父亲的死,多少还是感到十分难过。可,他的暗杀任务失败,却是让我最放心的一件事情。如果当年他真的得手了,那,我就见不到璐璐安了。”

  阿特鲁紧张的说着,他脸上的表情看起来比璐璐安本人还要惊惶无措,仿佛做了错事的人是他自己一样:“所以,我希望你能把我和我的父亲两人区分来看……他是他,我是我。”

  “……你、你难道不恨我吗?”

  璐璐安问道,如果没有她的话,至少阿特鲁的家庭也许到现在还是完整的,他的母亲也不会病死,他也不会成为孤儿流落街头。

  “为什么要恨你?”

  阿特鲁一下子紧紧的搂住了璐璐安:“我反倒更害怕你会因为知道了我父亲当年的任务,而讨厌我呀!”

  “阿特鲁……”

  阿特鲁非常理智,他虽然也为父亲的死亡而感到痛心,但是,今时今日的他,早已把一颗心都放在了璐璐安的身上。他甚至暗地里有所庆幸自己的父亲当年失败了,否则,就不会有现在他能和璐璐安在一起的未来。

  看着紧张的阿特鲁,璐璐安心中一阵触动:原来,看情形,这个孩子似乎早就知道了他父亲死亡的真相……他跟自己一样,自己是害怕阿特鲁会因为父亲的死而怨责到自己头上来,而阿特鲁却害怕的是自己会因为被暗杀的事情转移到他头上。

  由此可见,虽然璐璐安以前一直以来都没有把阿特鲁当**人看待,但至少长时间的相处,他们之间也算得上是心有灵犀了。

  “我爱你,璐璐安。”

  阿特鲁再次紧紧的抱着璐璐安,用柔和的语调在璐璐安的耳边说道。

  “我知道……可是,老是说出来的话,不会腻歪吗?”

  每次阿特鲁在璐璐安的耳边吐气的时候,璐璐安就能感觉到一阵热流传来,能够让她浑身瘫软,一阵酥麻的热流,令她失去对男人的抵抗力。

  “不会,我想一直说下去,一直说到十年后,五十年后,甚至一百年后。”

  阿特鲁用他那炽热的嘴唇贪婪的亲吻着怀中温润如玉的少女,璐璐安就像是真正的光芒一般,令他总想要把她抓住,拥入怀中,不留缝隙的拥紧她,霸占她。

  “别、别啊……”

  璐璐安脸上一阵酡红,她知道,阿特鲁这个小子食髓知味,自从发生了关系以后,两人只要稍微有单独相处的场合,他就总想做亲亲热热的事情。也罢,他毕竟还是这个冲动年轻的年纪,会按耐不住也是正常的。

  阿特鲁不理会璐璐安轻微的挣扎,他霸道的用一只手把璐璐安的双手扣住,然后另一只手就伸入了璐璐安那两条白皙的大腿之中,去侵略和爱抚璐璐安身体最柔和细腻的部分……

  “唉,你这个……坏蛋。”

  璐璐安放弃了抵抗,也罢,现在想起来,真的是欠了这个男孩子的,也难怪冥冥之中她会收养阿特鲁,而阿特鲁最后竟然成了自己认可的男友。

  就在两人在床上嬉闹着,打算更进一步的亲密接触时,府邸之外传来了一阵骚动声。

  “怎么了?”

  阿特鲁停止了进一步侵入的行为,紧张的从床上跳起。

  璐璐安则是气喘吁吁的缩了缩身子,把已经被阿特鲁给弄得十分凌乱的衣裙整理了一下,然后才从床上坐了起来:“我的魔法能感测到有人过来了,而且人数不少!”

  紧接着,卧室的门被打开,安和艾丽娅疾步跑了进来:“殿下,有情况!”

  “你们快说,发生什么事情了?”璐璐安急切地问道。

  艾丽娅回答:“府邸之外突然来了一大堆王室直属的护卫军,还有城内隶属中央军团的几支分队也夹在其中,人数合计大约有上千人。”

  璐璐安脸上露出了复杂的表情:“我明白了,是弗鲁西斯陛下……”

  ――――

  时间回溯到数个小时以前,在璐璐安昏迷,被纱利雅带走以后,紧接着埃尔德也快步离开了地下宫殿。

  只留下弗鲁西斯一人呆立在原地,他感到内心世界一阵天昏地暗:假的,一切都是假的!他的父王不是利西亚王国王室的直属后人,他这个国王都是假的!他这二十几年的生活,他的整个人生,他存活的意义,在一瞬间都成为了虚妄的幻象!

  弗鲁西斯简直快要崩溃了。

  然后,一个女子突然从后紧紧的搂住了弗鲁西斯:“陛下。”

  “――不要叫朕陛下!!”

  一瞬间,像是要把心中的情绪全都宣泄出来一般,弗鲁西斯转身一把推开了身后的女子,怒吼了一声:“朕根本就不应该是国王!”

  “陛下,不要这样,在臣妾心中,您永远都是这个国家唯一的,不可替代的国王啊。”

  原来这个女子是王后希丝卡,她被弗鲁西斯推倒跌坐在地上,泪眼婆娑的凝视着弗鲁西斯,眼眸中饱含着款款深情。

  “希丝卡……你,你如今竟然还有脸出现在朕的面前?朕不是让你在冷宫中好生醒悟自己的过错吗?”

  弗鲁西斯朝着希丝卡怒吼着,他把自己的怒气都发泄在了希丝卡身上,这个一向优雅平和的年轻君主,嘶吼起来的时候,显露出了不同于以往的狰狞面目。然而,希丝卡却没有丝毫的惧怕,她坐在地上,昂着头直视弗鲁西斯。

  “陛下,臣妾一直都谨遵您的吩咐,所以这段时间一直都在冷宫中参阅各种书籍,为的就是希望能在最关键的时刻帮助您渡过难关。而现在,就是这个时候。”

  希丝卡眼睛里闪烁着亮晶晶的泪水,朝弗鲁西斯说道。

  “闭嘴!你不过是一个想要一心成为王后的虚伪女人而已,你在乎的只是你自己的权力,根本不可能设身处地的为朕着想!”

  弗鲁西斯咬着牙说道,他突然用力的将握紧的拳头砸向自己的心窝:“朕根本不是真正的国王,朕根本就是利西亚王室的杂种!这样的朕,还有什么存活下去的意义?混账,一切都是假的,什么国王,什么血统,都是父王骗人的!”

  他疯狂的自虐着,拳头每次砸向自己的胸口都能发出很大的声音,似乎想要砸烂肋骨,砸碎自己的心脏一般。一个自出生以来,就被教育成为利西亚王国最合格的国王的男人,一直以来,他都背负着整个国家社稷的重担,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利西亚王国的强盛……结果,到现在,他突然知道自己根本没资格成为利西亚王国的君主,这种崩溃感令弗鲁西斯失去了理智,也丧失了他最基本的理性,他只能采取这种自虐的方式来表达他内心的绝望。

  “陛下,不要这样,求求您!”

  希丝卡突然挣扎着朝弗鲁西斯扑了过去,她拼命地抱住弗鲁西斯的手,不让弗鲁西斯继续用这种极端的方式伤害自己。

  “不要管朕,你,滚开!”

  弗鲁西斯粗暴的推开希丝卡,噗嗤的一声,这个男人粗暴的力量将希丝卡身上穿着的丝裙也扯开来,原本的高领丝衣被撕扯成了两截,露出了一大截雪白细腻的肌肤和希丝卡那一对饱满的胸脯。

  “呜……”

  希丝卡再次被弗鲁西斯给推倒,她强忍着自己跌倒的痛楚,朝着弗鲁西斯爬去:“请不要这样伤害自己,陛下……”

  “希丝卡……”

  弗鲁西斯紧皱着眉头,希丝卡乍泄的春光一下子令弗鲁西斯回想起了:这个女人,是自己的妻子,是曾经与自己同床共寝的女子。

  他自幼就接受着良好的贵族教育,在绅士风度方面也从未有差,所以一直以来都给人文质彬彬的感觉,成为利西亚很多贵族小姐心目中最完美的王子。当弗鲁西斯看到希丝卡露出的身体以后,他突然自责:无论如何,自己不应该伤害一个同自己有过肌肤之亲的女人!

  “陛下,刚才的事情,臣妾全都知道了……”

  希丝卡紧紧的抱住弗鲁西斯的腿:“一切都还有解决的办法,陛下不要自暴自弃!”

  “你……竟敢偷听朕和璐璐安她们的话?”

  弗鲁西斯一下子怒火中烧,他很想踹倒希丝卡,但希丝卡那楚楚可怜的神态一下子又令他下不去脚。

  “陛下,此事过后,要如何处置臣妾,无论是废后还是赐死,臣妾都别无怨言。但是,惟独这次,您一定要听臣妾的!”

  希丝卡一边一头撞地表示她的诚挚,一边凄厉的说道。

  “……你要说什么?”

  弗鲁西斯冷冷的看着希丝卡。

  “臣妾已经……完全明白神话内容的真意了!”

  “什么神话真意?”

  希丝卡看向宝库密室中,那把竖立着的神剑:“《七大神使之歌――天谴曲》里面的内容:她将死而复生,带着与这个世界不相融合的银色长发,闪耀着与星辰日月争辉的光芒,给这个被肮脏的人心所玷污的世界带来平等的毁灭。

  而当黑暗消散之际,创世之神遗留下来的神之剑将会成为指引的权杖。

  带领神罚执行者回归于虚无,令世界重归和平与安宁。”

  “以及《神使之恋》中的:殷红的权杖带走了他的挚爱,而他,眼中泣血。

  国王在说:爱情的最高形式,我已明了。

  而最终

  在回归了混沌与虚无的尽头,他们将永生相爱,誓不分离。”

  “这两段内容,朕也有所拜读过……但那只是神话和小说而已。”弗鲁西斯说道。

  “不,臣妾这段时间不断的参阅古代文献和资料,再加上今天看到宝库中的这把神剑,已经确定了,可以解读这之中的真意!”

  “什么意思?”

  “创世之神所遗留下的神之剑――就是宝库中的这把神剑。而所谓指引的权杖,是指在黑暗为神罚执行者所消灭以后,将神罚执行者送回虚无的武器!陛下,《天谴曲》与《神使之恋》中,都提到了一个共通的名词,就是权杖。那把指引的权杖,在天谴曲的后半段,指的是指引神罚执行者返回创世女神身边的道具,可是在神使之恋中,却是令爱恋神使的国王眼中泣血的道具,只有爱人的离世,才会令人眼中泣血……而殷红的权杖,可以理解为沾满了神使鲜血的利器。”

  “也就是说,神使之恋的故事并非虚构,曾经的确有一个国王爱上了神罚执行者。”

  “啊,璐璐安……”弗鲁西斯震惊的看着希丝卡。

  “而到了最终,神罚执行者却必须离开这个世界,离开这个世界的工具就是权杖,也就是这把神之剑!”

  希丝卡说完,走到了竖立着的宝剑跟前。

  “它的真名,应该叫弑杀神使之剑――厄赞其古斯!它的使命也只有一个,在神罚执行者完成了她们的既定任务以后,把她们送归虚无,引领她们重入睡眠!”

  “这……”

  弗鲁西斯颤抖了:难道说,希丝卡的意思是,要让他拿着这把剑,杀掉璐璐安?

  “还请陛下不要犹豫了,拿起这把剑吧。”

  希丝卡加重了语气:“当年臣妾随着陛下发动宫变,拉希尔德二世先王宁死也不肯透露给您的信息,原来是为了保护陛下,更有甚者,为了解决陛下的隐患,先王不惜一力承担起所有的怪责与亲生儿子的不理解,也要杀掉迪恩……这份深沉的爱意,难道陛下如今感受不到吗?陛下想要让一切先人的努力白费吗?”

  “不……”

  弗鲁西斯摇了摇头,有的东西,是原则上的问题,根本就不存在退缩的余地!

  “邪恶的天龙大帝,里格尔王国的高力斯已经灭亡……里格尔王国如今也衰落了下去,神罚执行者的使命,其实已经完成了。”

  希丝卡继续说道:“所以,现在连另一位神使盖娅大人也失去了踪迹,她与神罚执行者不同,当她们的任务完成以后,她可以自行选择消失。但是,神罚执行者不同,她本身就背负着与创世之神同等力量的毁灭,陛下!如果不尽快的用神之剑杀了她,那么以后一定会引起意想不到的毁灭!所以,当年那位深爱着神罚执行者的国王,最终选择与其同归于尽啊。”

  “……朕,明白了。”

  弗鲁西斯往前走了几步,那把竖立着的神剑――厄赞其古斯通体发出了赤红的光芒,它似乎在召唤着弗鲁西斯一般。

  朕也深爱着璐璐安啊……

  弗鲁西斯终于不再犹豫,他一把握紧了厄赞其古斯,随即轻轻一用力,便将这把剑从竖立着的祭台上拔了出来。

  一时间,整个地下宫殿似乎都发出了轰隆的共鸣声,一股难以想象的气息动荡开来,卷起了强烈的气流。

  弗鲁西斯的眼神逐渐变得决绝了起来:“希丝卡……去传达朕的旨意,立即集结王室之剑!目标是――圣女璐璐安居住的府邸!”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